Anne-Marie M.

有玻璃小心脏的抑郁症患者

刚刚在知乎上看“男性蛋疼和女性分娩,哪个更疼?”这个问题。
我立马脑补了男男生子小说,受生子的时候痛得死去活来,然后有人贱兮兮地凑上去问:“哪个比较痛?”
( ̄▽ ̄)

脐橙怎么写……ಥ_ಥ

我为什么要在图书馆看基番?!
我明明是一个看偶像剧都嫌台词尴尬的人啊!
我是谁?我在哪?

老夫的少女心…

我想吃静临…
小说BE做轮椅之后的续文……
tag排行榜下的带球跑小短篇太合我心意了,那个太太的肉也超好吃
我现在样子思考要不要去买本……
饥饿(╥﹏╥)

关于故事,以及如何写完一个故事。

Lantheo:

我觉得这个再写下去就成了“晚上两点之后我在干嘛”系列,而且从“啊永恒的孤独”到“来嘛写个故事”再到“来嘛把故事写完”,简直是文手退化三部曲……


我还是想谈谈如何坚持写完一个故事


世界上存在一种误区,仿佛写作是一种迷宫,一片没有海床的深渊,仿佛你一跌进去,你就会逐渐迷失,只能一路沉底。换言之,好像坑的理由有千百种,又没人说得清自己是怎么坑的。


但写作是有方法的。有些微小的细节和既定的法则,它们确实存在,让我们可以再坚持一下,坚持得更久一些。


以下,关于故事,以及我试着坚持写完一个故事的经验。



首先要说的是,...

又做错事了(╥﹏╥)

客户是上帝,
客户是傻逼,
还有一个自认为是小公主的傻逼(*^_^*)

考你麻痹

为什么对实习生这么凶残(╥﹏╥)

©Anne-Marie M. | Powered by LOFTER